账号: 密码: 注册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服装资讯 > 正文
高级定制服装背后难掩公司运营艰辛
来源:广州中大布匹市场 作者:广州中大布匹市场 发布时间:2009-08-24

广东纺织网2009-08-24讯
春晚演出中的宋祖英、国际电影秀场中的章子怡,她们的亮丽华服都出自于知名设计师郭培之手。

  “在中国,敢做高级定制的都是勇敢的人。”作为北京玫瑰坊服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玫瑰坊”)总经理兼总设计师,郭培对网络上一度对其“郭抄抄”的评价表现得很平静。她表示,国内像“玫瑰坊”这样专门针对高端客户做私人定制的高档服装品牌并不多。在具体制作方面,也不像国外有很成熟的配套作坊来支持,因此虽然每套高级时装的定制价格不菲,但由于个性的设计、稀缺的面料,以及考究的工艺,都使得企业的利润薄得超乎想象。经营玫瑰坊十多年,郭培始终在艺术和生存之间寻找着平衡点,“高级定制是一种理想,只有不断坚持才有未来”。

  一个女人的“漂亮”梦想

  走进位于北京北五环的“玫瑰坊”,迎面站着的是一个身着手绣“青花瓷”长尾拖地长裙的模特。郭培说,这原本是为章子怡在柏林电影节准备的服装。“因为下雨了,没有穿。”这款标价40万元人民币的礼服,几乎全部用手工绣成。

  “下雨了。”虽然只是轻巧的一句话,却带出了这个行业的艰辛。90%以上手工制作,像滚边、镶边、盘扣、吐止口等工艺,要做好只能用手工。郭培说,如果说中国的服装品牌还处在“幼儿”阶段,那么中国的高级定制就只是个出生不久的婴儿,除了睁大眼睛尝试着向前爬行外,没有任何成熟的模式可以借鉴。

  在创立自己的品牌及公司前,郭培已是“全国十佳”设计师。1995年前,全社会都在提倡女性独立,中性服装流行一时。身为北京天马服装有限公司首席服装设计师的郭培,在当时也设计了一系列的女性彩色西装,每个款式都卖出了上万件,市场销售总额达亿元。然而,郭培却一直很纠结:一方面为了迎合市场去设计“好卖”的服装,另一方面又因为不断爆发出的创作灵感而痛苦。她说,其实自己并不喜欢女性穿西装,因为这样会把女人的“美”抹杀贻尽。

  郭培回忆说,她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忘掉做“一件漂亮衣裳”的梦想。于是在1995年,她拿着60万元积蓄在北京新街口租了一幢小楼开始自行创业,她将小楼粉刷成了红色,并给公司取名为“玫瑰坊”。郭培很喜欢玫瑰,这种喜好也很自然地融入到了她的创作中,因此她当初所设计的服装,多体现的是雍容而华贵的风格。

  在“玫瑰坊”成立之初,只有设计经验的郭培,根本不知道公司在具体运作方面及行业内的的一些常规。比如,顾客在其他定制企业只需付10%~15%的定金,等拿到衣服后,才付完全款。然而,郭培则一开始就要求顾客付全款,并表示一定会让对方满意。之所以坚持付全款,郭培认为有两个好处:第一个是对顾客的,因为在具体做服装时,她经常会忘记了给客人的定价,因此也经常会为追求美丽而在成品上加了很多最初并没有列入预算的手工刺绣或装饰;第二个则是对公司的,可以解决创业初期的现金流问题。

  在艺术与市场的撞击中找平衡

  与国内另一知名的成衣私人定制品牌“上海徐”主要是针对国外顾客不同,“玫瑰坊”有90%的顾客来自国内。

  2003年,郭培将“玫瑰坊”直营店延伸到了国内多个大城市,比如西安、青岛、沈阳、杭州、哈尔滨等地。但是,她很快发现:由于不能对异地的定制服装在品质方面做到很好的控制,很多顾客还是会“打飞的”来北京总部,请郭培为其“量体裁衣”。郭培意识到:高档定制服务模式本身很难形成大规模的发展,这是一个只出“单品”,没有重复的行业。于是,郭培决定除留下杭州店外,关闭了其他所有的异地店,只重点在北京开出了3家直营店面。

目前,在巴黎高级时装周上的高级定制品牌,无一不是依靠成衣及配饰产业才能生存,而想通过高级定制来赚钱,却普遍很困难。在国内,刚处于起步阶段的高级服装定制产业,也面临着巨大的获利压力。郭培说,“有很多人问我,你的衣服卖那么贵,肯定利润丰厚,但实际上,我们做一件衣服,得到的报酬仅能满足各种成本而已。”她给《中国经营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比如一件标价10万元的衣服,花费的工时要超过一年,这不是一个人的一年,而是3~4名绣工的一年,按照平均水平工资,光他们的工资就要有5万~6万元,这还不包括设计师以及其他多个部门的花费,而且也没有算面料里料等所有的花费,因此可以说10万元的衣服并不贵,“玫瑰坊”也从中拿不到多少利润。

  但是,做企业的艰辛并没有阻挡郭培“艺术化”的理想。她说:“从2007年开始,我每年做一次发布会(SHOW),这完全是没有商业目的的行为。我知道国内还不存在会买那些衣服的群体,但没有关系,一方面这是我想做的,另一方面我看到了很多人对我有期待,所以我可以不计成本地动用周围的一切力量,来实现这种没有回报的投资。”2008年,“玫瑰坊”仅仅算是收支平衡,郭培笑称,她赚到的钱也只是生活费而已。

  对于网上对其“抄袭”的讨论,郭培这样解释:网上传播的图片并不是我的“设计作品”,而是“玫瑰坊”的产品,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却被网友们混淆了。事实上,我的作品通常是署名的,并会通过正式的渠道——“发布会”来对外发布的。目前,我正式署名发布的作品只有《Guopei2007》、《Guopei 2008》,常规性展示是在798艺术区“798—Guopei艺术展厅”公开展示。至于“玫瑰坊”高级私人定制的服装,是服务于顾客,并以顾客的要求、标准为最终目的的。如果一个顾客要求“玫瑰坊”做一个传统的旗袍或西服,“玫瑰坊”一定是按照顾客要求制作,这里并不存在“抄袭”的问题。当然,我也必须承认,我们真的很难,其中一个最现实的问题是:一个发布会要花去几百万元甚至更多,而如果不为顾客服务,满足顾客的要求,那我们拿什么养作品?

  创可贴INSIGHT

  艺术也应考虑实用

  高级定制服装企业如何更好地生存?北京理工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院长张乃仁教授认为,要做好高级服装定制生意,就要不断体现、挖掘其设计方面的“高附加值”,因为高级定制服装和“品牌成衣”的生产数量不可比拟,有的高级定制服装企业一年有可能只具备制作1000~2000千件服装的生产能力,而品牌服装企业的成衣生产数目则以上百万件计算。如果高级服装定制企业只追求效果,不在设计的“附加值”上下工夫,则会无形中陷入高成本、简单重复的复杂工艺中,并最终影响到企业的生存。

  他建议,从事高级服装定制的设计师在充分展示其设计元素后,可以挖掘国内面料资源,使成衣成本做到最低。其实,在服装定制行业,面料的90%来自国外,来自国内的很少,甚至是很难批量生产的“稀有品种”。在业界,好的面料会决定一件高级时装50%的效果,而国内的面料从风格、手感、研发高端产品上,都没有达到高级定制企业的要求。在这样的市场现状下,张乃仁认为,“培养上游面料企业”应成为高级服装企业寻找低成本的一条路。另外,还可以将一部分纯手工制作的工作放在缝纫机上进行,比如某些直线、某角度的刺绣,也是减少员工数量、提高工作效率的方法之一。

  从市场角度来看,高级服装企业里的设计师,普遍存在的问题是:设计思维单一、没有考虑到消费者“多场合”服装使用的实用性,不能多层次开发消费人群。因此,很多高级定制的手工制作服装,很有可能在主人使用一次后,就因为不易清洗、主题性强等原因,永远挂在衣橱里不再使用了,这也是造成高级定制服装企业无法广泛适应市场的原因之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键词:广州服装品牌招商加盟代理、广州库存服装尾货批发、广州库存布料批发市场、广东纺织、广州中大布匹市场
转载本网专稿请注明出处“广东纺织网”
本网部分资讯属转载,如涉及版权、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或者提供稿费